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华为已启动6G研究

  过了许久,他才能认清她那些线条,可是,他不知说些什么好,他几乎不能看出这手掌 中有些什么。他改变目标去注视她的脸,宽宽的额角代表智慧,眼睛里有梦、有幻想,还有 迷惑。其他呢,他再也看不出来,他觉得自己的情绪纷乱得奇怪。好半天,他定下心来,接 触到江雁容那温柔的、等待的眼光,于是,他再去审视她的手:“你有一条很奇怪的情感线,恐怕将来会受一些磨难,”他抬头望着她的脸,微笑的 说:“太重感情是苦恼的,要打开心境才会快乐。”江雁容脸上的红晕加深了,他诧异自己 为什么要讲这两句话。重新注视到她的手,他严肃的说了下去:“你童年的命运大概很坎 坷,吃过不少苦。你姐妹兄弟在三个以下。你的运气要一直到二十五岁才会好,二十五岁以 后你就安定而幸福了。不过,我看流年不会很准,二十五岁只是个大概年龄。你身体不十分 好,但也不太坏。个性强,脾气硬,但却极重情感,你不容易喜欢别人,喜欢了就不易改 变,这些是你的优点,也是你的缺点,将来恐怕要在这上面受许多的罪。老运很好,以后会 享儿女的福,但终生都不会有钱。事业线贯穿智慧线,手中心有方格纹,将来可能会小有名 气。”他抬起头来,放开这只手:“我的能力有限,我看不出更多的东西来。”江雁容收回 了她的手,那份淡档的羞涩仍然存在。她看了康南一眼,他那深邃的眼睛有些不安定,她敏 感的揣测到他在她手中看到了什么,却隐匿不说。“谁也无法预知自己的命运。”她想,然 后微笑的说:“老师,你也给自己看过手相吗?”  “看看你的心是黑的还是白的!”  他打开抽屉,拿出一瓶没开过的药瓶,倒了一粒在手心中。江雁容无法说话,也不知道 该说什么,只接过了药片,康南已递过来一杯白开水,她吃了药,笑笑。不愿道谢,怕这个 谢字会使他们生疏了。她退出房门,感到自己的心跳得那么快,她相信自己的脸已经红了。华为已启动6G研究  “不见他?”她疑惑的问。

华为已启动6G研究

华为已启动6G研究​‍

  这讽刺的嘲笑的声调刺伤了江雁容的自尊心,这声怪叫更使她难堪,她想夺回那张考 卷,但是江麟把它举得高高的,一面念着考试题目,矮小的江雁容够不着他。然后,江麟又 神气活现的说:“哎呀,哎呀,这样容易的题目都不会,这是最简单的因式分解嘛,连我都 会做!我看你呀,大概连a+b的平方等于多少都不知道!”江太太的头从厨房里伸了出来:“什么事?谁的考试卷?”  “如果没有你,她一定会幸福的,你不是爱她,你是在毁她!想想看,你能给她什么? 除了嘴巴上喊的爱情之外?她还只是个小孩,你已经四十几了,康先生,做人不能做得太 绝!假如雁容是你的女儿,你会怎么样想?”  此话一说,江雁容蓦的红了脸,她转过头去望着岩石下面的水,用手指在岩石上乱划。 康南也猛然一呆,只看到江雁容绯红的脸和转开的头,一绺短发垂在额前。那份羞涩和那份 柔弱使他撼动,也使他心跳。他也转开头,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。程心雯话一出口,马上 就猛悟到自己说的不大得体,于是也红了脸。为了掩饰这个错误,她叫着说:“我们继续比赛好了,该你们出题目了,这次我们推李燕做代表!”这次甲组出的题目 是“卖艺者”,很快就被猜出来了。乙组又出了个“弄蛇的人”,由江雁容表演,只有几个 小动作,康南已猜出来了,但他却隐住不说。但立即叶小蓁也猜了出来,然后他们又猜了许 多个职业,一直继续玩了一小时。最后计算结果,仍然是甲组获胜,也就胜在“女流氓”那 个职业上。乙组的同学都纷纷责怪程心雯,怪她为什么做出那副流氓样子来、以至于给了康 南灵感。也从这天起,程心雯就以“女流氓”的外号名闻全校了。这个游戏结束后,甲组的 同学要乙组同学表演一个节目,因为她们是负方。乙组就公推程心雯表演,说她负输的全部 责任。程心雯不得已的站了起来说:“我什么都不会,叫我表演什么呢?”  “你恨他是因为你爱他,如果你不爱他,也不会恨他了!”华为已启动6G研究  “你穿得太少了!”他说。

华为已启动6G研究

华为已启动6G研究

  程心雯一面把热狗三口两口的往嘴里乱塞,一面跟着江雁容向礼堂走。礼堂门口,被学 生称作老教官的李教官和称作小教官的魏教官正分守在两个门口,拿着小册子,在登记陆续 走进礼堂的学生是不是衣服、鞋袜、头发都合规定。程心雯已经快走到门口了,忽然“哇 呀”一声大叫,回头就向楼梯跑,江雁容叫着说:“你到那里去?”“忘了用蓝墨水描学 号!”程心雯一面跑一面大声说,但是因为喊得太大声了,站在礼堂门口的老教官听得清清 楚楚,她高声叫着:“程心雯,站住!”程心雯仍然跑她的,回过头来对老教官作个鬼脸说:“不行,我要上一号,太急了,等会儿再来站!”说完,就跑得没影子了。老教官瞪了 程心雯的背影一眼,转过头对另一个门口的小教官说:“全校里就是她最调皮!”  “你别怪周雅安,是我们逼她说的。”叶小蓁说。  这是整个家庭的低潮时期,江家被一片晦暗的浓雾所笼罩着,连爱笑爱闹的江麟都沉默 了,爱撒娇的雁若也静静的躲在一边,敏感的觉得有大风暴即将来临。江仰止的大著作已停 顿了,整天背负着两只手在房里踱来踱去,一面叹气摇头。对于处理这种事情,他自觉是个 低能,因此,他全由江太太去应付。不过,近来,从雁容服毒,使他几至于失去这个女儿, 到紧接着发现这个女儿的心已流落在外,让江仰止憬然而悟,感到几十年来,他实在太忽略 这个女儿了。江太太看了江雁容的一本杂记,实际上等于一本片段的日记,这之中记载了她 和康南恋爱的经过,也记载了她在家庭中受到的冷落和她那份追求情感生活的渴望。这本东 西江仰止也看了,他不能不以一种新的眼光来看江雁容,多么奇怪,十几年的父女,他这才 发现他以前竟完全不了解江雁容!那些坦白的记载提醒了他的偏爱江麟,也提醒了他是个失 职的父亲。那些哀伤的句子和强烈的感情使他感到愧疚和难过,尤其,他发现了自己竟如此 深爱江雁容!深爱这个心已经离弃了父母的女儿。他觉得江雁容的爱上康南,只是因为缺乏 了父母的爱,而盲目的抓住一个使她能获得少许温情的人,这更加使他感到江雁容的可爱和 可怜。他知道自己有救助江雁容的责任,他想弥补自己造成的一份过失,再给予她那份父 爱。但,他立即发现,他竟不知如何做才能让江雁容了解,他竟不会表达他的感情和思想, 甚至于不会和江雁容谈话!江太太总是对他说:“你是做爸爸的,你劝劝她呀!让她不要那 么傻,去上康南的当!”怎么劝呢,他茫然了。他向来拙于谈话,他的谈话只有两种,一种 是教训人,一种是发表演说。要不然,就是轻轻松松的开开玩笑。让他用感情去说服一个女 孩子,他实在没有这份本领。在他们等信的第三天早上,江仰止决心和江雁容谈谈。他把江 雁容叫过来,很希望能轻松而诚恳的告诉江雁容,父母如何爱她,要她留在这个温暖的家 里,不要再盲目的被人所欺骗。可是,他还没开口,江雁容就以一副忍耐的,被动的,准备 挨骂的眼色看着他。在这种眼色后面,江仰止还能体会出一种反叛性,和一种固执的倔强。 叹了口气,江仰止只能温柔的问:“雁容,你到底爱康南一些什么地方?听妈妈说,他并不 漂亮,也不潇洒,也没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地方。”华为已启动6G研究  赢得了一致的掌声和喝采。又有位同学唱了段“苏三起解”。然后,程心雯忽然发现叶 小蓁始终没有表演,就把叶小蓁从人堆里拉出来,强迫她表演,急得叶小蓁乱叫:“我不会表演嘛,我从来没有表演过!”

编辑:
返回顶部